2017年4月19日 星期三

【好文分享】馬雲:CEO的本事就是會用別人的腦袋!


2009年末,阿里巴巴集團董事會主席馬雲現身新華社,與青年編輯記者進行一場“開放的溝通”。這讓我們近距離感受到這位被年輕創業者捧為“創業教父”的魅力。

他的激情、智慧、幽默,還有招牌式的“張狂”以及新華社青年編輯記者的精彩提問讓這次交流[高·潮]迭起,掌聲不斷,笑聲不斷。

在談到一個不懂編程、不懂財務、不懂設計的人,如何帶領一個互聯網公司走到今天,馬雲自嘲道,公司裡人問他的事情,他95%不知道,他確實不知道,但他知道誰會知道,誰應該知道。他說,CEO的本事,就是會用別人的腦袋。

馬雲在講演中強調自己是一個理想主義者,他的這種浪漫理想主義情結也帶入了阿里巴巴,馬雲說阿里巴巴和其他公司的不同就是它除了考核員工的業績以外,還考核員工的使命感和價值觀。今後,還要再加一項指標:社會公益。

有人說,馬雲的智慧在於跟有智慧的人思想的碰撞。只有提出了有智慧的問題,才能讓智慧的馬雲碰出閃光的火花。傳媒頻道編輯把馬雲的演講內容及與新華社青年編輯記者的互動交流整理成文,與更多的網友分享。

十年來我們犯的錯誤比成績多太多。

阿里巴巴可以沒有馬雲,但馬雲不可以沒有阿里巴巴。有我在跟沒有我在,公司其實差不了多少。經過10年的發展,我們公司從18個人到今天的18000多個人。

2009年我們招收了5000名新員工,相當的不容易。09年經濟形勢不好,大學生就業困難,我們就儘量多招一些人。有人說,這麼一搞我更神了。

這十年來,我們犯的錯誤比取得的成績多太多。今天別人想知道的是,我們取得了哪些成績,其實我們沒覺得有什麼,只是我們活下來了。

99年到現在全世界至少不下2000家做企業電子商務的同行,跟他們相比,我們真的活下來了。有人覺得我們是得到了風險投資,可在當時獲得風險投資的公司活下來的就我們。

我們這一代人是很幸運。在上市的前一天,我把阿里巴巴全體員工集中在一起,這些人現在最少的都是百萬富翁。我們問他們,你們為什麼這麼有錢。

我問我自己為什麼這麼有錢。是因為我們比別人勤奮嗎?我自己感覺比我們勤奮的人多太多了。是我們比別人聰明?我看更不靠譜。以前從來沒有人說過我聰明。

小學我讀了七年。高考考了三年。後來考了師範學院,專科,當時大學少男生,我就“轉”成了本科。

我曾應聘了很多的工作,第一年我差了18分高考失敗,那年我大約在杭州應聘了10份工作,沒有一個單位要我,最後我去踩三輪車幹了兩個月。所以一路走來,我並不覺得我聰明。

0102年,互聯網經歷了最寒冷的冬天。沒有人願意到互聯網公司來,阿里巴巴又是個古怪的名字,幾乎沒有什麼人相信電子商務。那時我們招人特別難。

0304年,互聯網回暖,很多比我們有錢的互聯網公司先上市了,很多員工都跳槽了,再能幹的人創業去了。過了幾年突然我們公司上市了,每個人都變成富翁了,大家感覺都特別好。

但是我認為,這不是因為我們聰明,只是因為我們很運氣。今天我們取得了一些成績,回過頭去看,如果重新來一遍,我還是這樣走,會不會成功,會不會走過來,我認為,概率非常低。

活下來是因為我們理想主義色彩比較濃

我覺得,我們這個公司為什麼能活下來,就是因為我們理想主義色彩比較濃。十年來,中國的互聯網非常艱辛,基本上是三條戰線:門戶、遊戲、電子商務。我們倒底要做什麼?我們的定位是什麼?

第一,做門戶不是我們的強項,我們更偏向商業。第二,現在做遊戲的太多了。我身邊很多的人迷遊戲,包括成人和孩子。

我覺得問題大了。我在全世界考查電子商務和互聯網的時候,我發現遊戲生產最大的國家是美國、日本、韓國,但他們的遊戲是用來出口的。沒有一個國家把遊戲做為一個主要的文化產業來發展。

我覺得遊戲只能在一個時間不值錢的國家裡發展。這一塊不能做。第三是電子商務。電子商務最難做,簡直是最不可思議。大家現在想想,1999年,20002001年,在那個時代,你能找到個理由說電子商務做做會成功嗎?

在沒有收入的時候,我們的心裡很慌很慌。但在我們最困難的時候,每天都收到大量的郵件,很多企業表達謝意,說我們幫助他們賺到了錢。我們始終覺得只要客戶掙錢我們就能掙錢,所以堅持下來了。

幫助我們渡過困難期的還有員工。我特別感謝我的同事。到現在為止,沒有一種程序是我編的,沒有一個產品是我設計的,沒有一個廣告是我做的,沒有一個財務的預算是我做的,但是公司發展得越來越大。

我常常講,希望我們公司是藍藍的天,腳踏實地的大地和透明的空氣。希望我們的員工加入這個公司永遠不要擔心稅務局來查帳,不要擔心公商局來敲門說我們違法,不要擔心公安局來捉人,所有的員工都會心裡感到踏實。

透明的空氣可以讓工作充滿創新。公司裡的任何制度,只要你敢問,我就敢答,沒有任何隱瞞。我覺得外面怎麼看你不重要,你自己怎麼看這個世界最重要。假如你不能讓你的員工堅信你所倡導的這一切是為了完善這個社會,一切的努力是為了讓員工成長起來,那企業是不可能做好的。

使命感和價值觀是最值錢的東西

我們這家公司最值錢的東西是我們把使命感和價值觀看得很重。

2001年,我們開始對使命感和價值觀進行考核。每個季度進行考核,使命感和價值觀是和獎金掛在一起的。有人說,軟的東西怎麼進行考核呢?我一直覺得“虛的東西做實,實的東西做虛”,這樣才會成功。

比如說我們公司考核員工,是兩個緯度。一個是業績,一個價值觀。我們的使命感是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我們的價值觀是誠信。

2001年,阿里巴巴有個決定生死存亡的討論,我們稱之為“遵義會議”。當時我們決定了將來要走哪條路。當時的環境我們收不到錢,公司爭論倒底要不要給回扣。最後我們決定,這個公司就是不給回扣。

三個月後,我們最佳的兩個銷售人員給了回扣。開還是不開?當然開。如果有一個銷售員工業績非常好,但他的價值觀很差,團隊合作很壞,不講誠信等,我們稱之為“野狗”,當即開掉。

另外還有一種人,這種人很友好,樂於幫助人,一看就是好人,但是永遠沒有業績。這種人我們稱之為“小白兔”,他把邊上的草全吃光了。這種人,留不留?如果是野狗,機會不能給,但是小白兔,是要給機會的。但是給了機會還不行,那就要請他走。

我們公司還有一個聽起來比較古怪的制度,就是末位10%的淘汰。我們淘汰自己,競爭淘汰我們,社會淘汰我們。我一直覺得國有企業就是因為不淘汰員工,所以出現了很多問題。我們必須學會淘汰自己。

有一個員工給我寫了一封信,說我們公司不講究民主,不講究人的自由。為什麼,他說你們考核價值觀了。我就問,第一,在加入我們之前,一定告訴過你,我們是要考核價值觀的,而且我們一考核就是8年。

你可以選擇來或不來。第二,你進來以後覺得價值觀沒意思,你還是可以出去。到今天,阿里巴巴一萬八千多員工進進出出,我沒有留過一個人。

願意做1%的瘋子,因為成功的人都是1%

有人說,我的公司是一個瘋子公司,我承認。他們說中國99%的公司都不是像你這樣的。我覺得我們願意做1%,因為成功的人都是1%

哈佛曾有人認為在那個時代中國不可能有公司考核價值觀和使命觀,後來他受我之邀來到中國到我們的公司來感受。後來他說,我來之前覺得馬雲是個瘋子,來之後發現你果然是個瘋子。

瘋子院裡的人是不相信自己是瘋子的,他們相信外面人是瘋子。我希望在我們公司裡面能夠形成一種企業的“belief(信仰)。有一批優秀的同事相信通過自己的努力,能夠不斷地創造價值。

加入我公司的人我不能保證百分之百,但是我希望有70%的人堅信我們可以讓中小企業生存、成長和發展。我們堅信年輕人到我們的公司走的是正道。

20102月我們將又增加一項更虛的東西,就是對每個員工考核再多一個社會公益。不加這個,我覺得我們年輕的一代沒辦法面對未來。業績是你能力的體現,價值觀是你內心的體現,能力、內心都要和社會結合在一起。

文章來源


跟暢銷書作者一起學致富!
看他們如何成功 >>> http://goo.gl/oQwFtA

小資也能投資致富的祕密!
財商分享會 >>> https://goo.gl/mCSpqj


喜歡這篇文章,就請按下列圖示幫忙分享、按讚!










加入官方專頁,天天更新財商腦袋!








0 意見:

張貼留言

Twitter Delicious Facebook Digg Stumbleupon Favorites More

 
Design by Free WordPress Themes | Bloggerized by Lasantha - Premium Blogger Themes | Grants For Single Moms